素月

关于今天

云外镜:

他用着杀死过自己的剑,还为它取了名字。这把剑在别人手里是恶魔之剑,却在他手里用来自承其伤。
他用着上吊用的白绫,也为它取了名字。这条绫或许曾冷酷地勾过他的脖颈,却在他的手里用来当被子,温暖爱人的身体。
或许是这条路走得太长了,也就忘了仇恨,它们变得像是自己的子女。老一点的那个,会偷懒,会因为年事已高忽然断电。小的那个,撒娇邀功切白菜,亲昵地缠着他到处跑。
直到他遇到与他相似的一个少年。那少年挖了给自己带来痛苦的眼睛,做成了一把刀。
然后少年小心翼翼地让刀代替自己去贴近他,说:“哥哥,它喜欢你呢。”

评论

热度(2215)